当前位置:首页 > 行业管理 > 新闻出版和版权
 
镇江报刊审读与管理2018年第20期摘录

一滴水反映出太阳的光辉

 

在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的宣传报道中,《镇江日报》专门开设了“40年聆听风云人物故事”的专栏。我们常说,一滴水能反映出太阳的光辉,一个人或一个家庭的变化能反映出时代的变化。这个专栏 “选取具有镇江代表性人物真实生活故事来重温历史,通过个人的生活变迁折射出时代的发展轨迹,展示镇江40年经济社会发展取得的重大成就和沧桑巨变”。

在这个专栏所刊发的一组报道中,《叶滋茎:家庭小账本,时代大数据》格外真实、生动和感人。叶家虽然1949年参加工作后至1966年的账本毁于“文革”,但自1966年至今52年从未间断所记的45本家庭记账本赫然在目。记账本从小到一分钱打一瓶开水,大到几万元支持女儿买房,家庭收入笔笔在录,“从泛黄的纸页中走出来的,其实已不只是一个家庭的‘小账目’,更是一个时代的‘大数据’。”也因此,“得到了国家领导人的关注。20131128日,账本原件由中国统计资料馆永久珍藏,此后的每本账本也都送往北京。”

从叶家账本能看到,1966年当年全家负债7687元,此后多年入不敷出。直到改革开放后,法律、政策允许家庭搞副业,叶家妻女给绣花厂剪花边,给食品厂做加工,到1981年就开始“扭亏为盈”,当年还清债务后仍盈余130.57元,此后年年有余。

文中用“恩格尔系数”来后佐证叶家经济状况变化的重要意义。众所周知,恩格尔系数是指食物支出占全部支出的比率,它可以反应一个国家或一个家庭的富裕程度与生活水平。叶家40多年来的恩格尔系数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呢?详实的记录表明叶家由当初处于“贪困状态”的65.1%,到1978年下降至47.3%,40年后的今天仅为30%,已达到“富足”标准。从一笔笔收入明细得出的恩格尔系数,难以造假,无法注水,因此,无可质疑,令人信服。正所谓“家庭小账本,时代大数据”!

或许有的读者“只缘身在此山中”难识时代真变化;或许这种变化悄然而至,让人难以觉察;或许有的读者太过年轻,缺乏“变迁感”,但是无论你觉不觉得,有无感觉,或者承认还是不承认,40年来改革开放带来的巨变都实实在在地存在在那里,记录在亿万户有形或无形的“家庭小账本”里。

《叶滋茎:家庭小账本,时代大数据》的意义是典型的、重大的。盼望能读到更多这样的报道。

 

 

这就是新闻现场

——评《丹阳日报》“记者的长假”报道

 

记者,作为时代发展的记录者,作为社会变革的见证人,“我不在新闻现场,就在去往新闻现场的路上”,这是记者职业生涯的写照。

   《丹阳日报》20181044版和1083版连续两个整版,载了“记者的长假”消息。在这组消息中,我们看到——七天国庆长假,《丹阳日报》记者或回老家探望父母,或陪伴孩子外出游览;但无论他们到哪,他们都是记者,都在用“新闻眼”“坚守工作岗位”。

   《老家的国庆广场舞展演》——回老家的记者,101日一大早“洗漱完,喝了几口粥”,就来到广场舞展演活动举办场地——村里的篮球场,发现村里的叔叔伯伯搭台子、挂灯笼……忙得热火朝天,家门口这么盛大的活动不能错过。

   《为家人做顿饭,幸福其实很简单》——记者和儿子一起到菜场去买菜的场景,儿子的表现以及温馨的场面——让记者幸福感油然而生。

   《儿子回来,住院的母亲赶回了家》——赶回老家刚进屋,就看见母亲忙碌的身影,很熟悉的瘦削、矮小。只是,她的头上突然多了包扎的纱布条。原来,母亲101日在医院做了头部囊肿切除手术,还在住院,听说儿子今天回来,她挂完水后坐了一小时车赶回了家……可怜天下父母心!

   《四十年来,“山城”舅舅第一次回丹》——“晚上做梦经常会梦到孩提时在丹阳的生活情景”,“母亲,自始至终说着丹阳话,舅舅听得津津有味,似乎找回了烂漫的少年时光。”,对于有些人来说,家乡也许只能成为记忆,像一本相册,烙印在梦境里。

   《国庆亲子游,纯粹又快乐的旅程》——“丹阳火车站的人远没有我想象的多,不过,当抵达目的地南京站后,那人山人海的情景却煞是壮观……”“此行大部分时间都用在了排队等候上,真正体验海底世界的过程很短。作为父母的我们确实很少有机会能放下一切去陪伴孩子,父母纯粹地只跟孩子待在一起的体验更是难得,我想这才是最具意义的亲子游。”

   《宅在家中带儿女 忙碌中享受亲情》——“打仗”似的吃完早饭,我陪着刚上一年级儿子写作业;老公变身“奶爸”照顾女儿;老爸钻进厨房收拾锅碗瓢盆,老妈则开始洗衣、拖地、收拾屋子……所有人还得随时应对女儿吐奶、闹觉、换尿布等“突发状况”,为此,老爸打趣地说:“我们家是‘家庭式生活,公司化运作’!”

一幕幕场景,一个个镜头,一声声话语,一片片深情,《丹阳日报》这组记者的长假报道,激情洋溢地与读者分享了记者亲眼所见、亲耳所闻、亲历亲为的精彩故事。这些故事,亲切感人,信息量大,现场感强,这些场景,让人深思,让人感悟,只是“人人心中有,大多笔下无”,我们的记者用笔、用心,记录下这些新闻事实、心灵感悟,引发读者强烈的共鸣。同时,这组报道从不同的角度折射了我们时代的进步,社会的发展,人民群众在新时代的幸福感、获得感。记者的长假,休而不息,他们就在新闻现场,就在去新闻现场的路上。 

 

 

让靠心灵走路的盲人道路顺畅

——评《丹阳日报》的《盲道成“忙”道盲人有点“茫”》

 

   发表在《丹阳日报》201810164版二条位置的稿件《盲道成“忙”道 盲人有点“茫”》,充满了尊重、关爱与正义感。稿件见报的前一天1015日是第35个国际盲人节,当天,《丹阳日报》的记者走访城区部分路段,发现车辆随意占据盲道的现象屡见不鲜,许多路段的盲道都不太通畅,不是被非机动车占据,就是被商家的杂物侵占。“一处盲道上停着三辆电动车,一位前来骑车的女子说:‘我就到这家店买一下东西,很快就出来,不用多长时间,应该不会有什么影响。再说,也没看到有盲人从这里路过呀!’”

“有几处地方的盲道被三轮车或电动车‘霸占’着。就在记者拍照时,一位将电动车停在盲道上的男子正要骑车离开,当记者询问他,是否看到路面上的盲道时,这名男子显得有些不好意思。而对于占用盲道停车这一不文明行为,男子坦言:‘因贪图方便,看到有空的地方就随意停了一下,也没有注意到,下次停车不会再占用盲道了。’”

盲道本来是为方便盲人出行而铺设的,占用甚至“霸占”盲道的现实已经够严峻的了,然而更严峻的是有些人的理念:应该不会有什么影响,再说,也没看到有盲人从这里路过呀!请设身处地为盲人朋友想一想,假如我是黑暗中的行者,原本应当通畅的道路上突然有了障碍,那是何等感受?盲人是靠心灵走路的啊!

《丹阳日报》这篇稿件中一位盲人先生的话,值得人们思考:“如果大家都能够为我们盲人考虑一下,不乱占用盲道,我们的出行就方便、安全多了。”城管部门工作人员的态度也很好,“盲道被占是不允许的”“如果发现非机动车占用了盲道,会对车主进行罚款。”遗憾的是,这篇稿件中提到的占用盲道现象,无一受到处罚,也许是“城管部门没有发现”吧!当然,稿件的最后说得很好,“罚款不是最终目的,还是希望市民能自觉为盲道让道。”当然,关爱盲人,不止国际盲人节这一天!让靠心灵走路的盲人道路顺畅,我们所有人的心路就更加顺畅。

   《丹阳日报》这篇稿件中说“20181015日是第34个国际盲人节”,据了解,每年1015日为国际盲人节,是在1984年世界盲人联盟成立大会上确立的,如此算来,到2018年当是“第35个国际盲人节”,新华社20181014日的稿件:《1700余万黑暗中的行者,我们该如何“大帮盲”?——写在第35个国际盲人节之际》就是明证。

 

 

唱响正气歌 不要恶作剧

 

《丹阳日报》20181023日4版以半个版的篇幅报道的一条社会新闻,可谓让读者“五味杂陈”,有惊悚,有恶心,有勇敢者,有正能量。这篇“有图有真相”的报道用了三行题:引题《备注留言配送地址为“住院部负一楼停尸间倒数第二个停尸台”》;通栏主题《外卖“惊悚订单”在微信朋友圈刷屏》;副题《市民:请理解和尊重外卖小哥,少些恶作剧,多些暖心备注》。从“新闻”的角度说,这条消息报道的“备注留言”从来没有听说过,读者会有一定的“新鲜感”,但是,整篇文章看下来,那个令人惊悚的配送地址是虚拟的、虚幻的,“随后记者从丹阳市第三人民医院了解到,该院根本就没有停尸间,更别提倒数第二个停尸台了。”这只是一个恶作剧。感谢那位勇敢又聪明的接单骑手,没有在乎“住院部负一楼停尸间,倒数第二个停尸台放着就走不要叫我,也不要打电话”的备注,他没有去寻找所谓的“停尸间”,而是到了医院后便联系了下单的顾客,比较顺利地完成了订单。

毕竟在备注留言中“恶搞”“搞恶”人是极少数,《丹阳日报》的这篇消息在对有悖公序良俗的行为进行曝光的同时,更多的还是弘扬了正能量——“我觉得外卖APP上的备注功能是用来说明自己的一些正常要求,以及和店家、外卖小哥联络感情用的,我经常在备注中让外卖小哥注意安全,不要太着急,有时候外卖员无法及时送餐,给我打电话解释,我也都挺理解的,有时候,我还能收到外卖小哥的感谢短信呢。”“与人为善自己也能收获善意,这不是挺好的嘛!”“外卖小哥风里来雨里去,非常辛苦。希望大家都给他们多点尊重和理解,少些花里胡哨的恶作剧,多些‘送餐路上请安全第一’的暖心备注。”还有,外卖店主“把外卖交到骑手手上时,我还多少有些为他担心呢。”有人看到很多“备注的内容”让人哭笑不得,人格外“心疼”外卖小哥……所有这些,唱响的都是正气歌、和谐曲。

对于这篇值得一读的消息的标题,笔者觉得,把副题的内容加以突出,甚至成为主题内容,或许其宣传效果、社会反响可能会更好。

 

 

广播剧《初心难忘》首发的消息有欠缺之处

 

20181017日《镇江日报》头版《广播剧<初心难忘>举行首发式》,报道由润州区委、市广播电视台联合出品的广播剧《初心难忘》首发式在桃园小学举行。文中说,该剧表现了今年95岁的何以范七十年如一日,初心难忘,对党追随、对党拥戴、于张冠李戴 不一而足

 

1027日晚,历时1个多月的2018紫金文化艺术节在江苏大剧院圆满落下帷幕,我市荣获两个奖项,《镇江日报》和《京江晚报》都作了报道。但是,两报的报道中对我市获奖单位却互相矛盾,说法不一:

   1031日《京江晚报》A03版的《紫金文化艺术节落幕我市斩获两项大奖》报道中说:“闭幕式上,市文广新局荣获组织奖,演员龚莉莉凭借扬剧《红船》中的精彩演出荣获优秀表演奖。”111日《镇江日报》3版的《我市喜摘紫金文化艺术节 组织奖和优秀表演奖》中说:“闭幕仪式上,多项奖项揭晓,镇江市委宣传部荣获2018紫金文化艺术节‘组织奖’,演员龚莉莉凭借扬剧《红船》中的精彩演出荣获‘优秀表演奖’”。从上述两报的新闻报道中可看出,对龚莉莉获“优秀表演奖”是一致的,而对获“组织奖”的单位,说法不一,到底是“市文广新局”呢,还是“镇江市委宣传部”?

经笔者查阅:20181028日中共江苏省委新闻网,在《2018紫金文化艺术节圆满落幕 历时1个多月》的新闻中摘录如下有关章节:“王芳、周东亮、龚莉莉、许素平、尤洋洋、杨彦、孟浩、张怡、程红、邱文亮、邢伟、宋菲尔、周建文、李霞、糜利利获得‘优秀表演奖’”;“盐城市委宣传部、镇江市委宣传部、常州市委宣传部、泰州市委宣传部、徐州市委宣传部、宿迁市委宣传部获得‘组织奖’”。

由此可以得知,我市荣获2018紫金文化艺术节“组织奖”的单位是镇江市委宣传部,而不是镇江市文广新局。不知《京江晚报》的获奖消息从何而来,是否凭想象而产生的。

再看,20181031日《镇江日报》4版的报道《西藏小朋友 走进镇江博物馆》,文中说:昨日上午,市博物馆与西部助学组织格桑花工作团队合作,共同开展“印象镇江——古城忆 格桑情”活动,让来自西藏的孩子们走进镇江历史,并通过多彩的手工活动感受传统文化的魅力。报道的标题和文中都提到“西藏的孩子”。他们是来自西藏吗?

中国镇江政府门户网站版权所有 镇江市人民政府 德州扑克之夜安卓版下载主办
?Copyright 2010 Zhenjiang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0205253号-1
联系我们  |  网站地图   政府网站标识码:3211000009    苏公网安备 32111102000021号